蒙特卡洛方法深度学习 账面上183亿元,却无法兑付30亿元债券,这家公司啥情况?

2020-01-11 15:05:58

蒙特卡洛方法深度学习 账面上183亿元,却无法兑付30亿元债券,这家公司啥情况?

蒙特卡洛方法深度学习,(央视财经《正点财经》)日前,a股上市公司东旭光电债券暴雷,公司账面上有183亿元货币资金,但是到期的30多亿元债券却无法兑付,引发市场震动。东旭光电为何会出现资金困局,是资金链问题还是另有原因,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是否还正常?

裴蕾 记者:我现在正在江苏省宿迁市的运河宿迁港产业园。2018年2月东旭光电发公告称,要在这里投资30亿元的资金建设一个新能源车的生产基地。其实一期项目占地700亩左右,建设周期18个月,但这片地却是荒草丛生的状态,从去年的2月到今年的12月,已经整整过去22个月了,这片地仍然是没有任何动工的迹象,而周围也没有任何围栏,甚至有的地方还被开垦成了菜地,而我和管委会的工作人员也了解到,他们说目前企业资金一直没有到位,这里还没有动工。

江苏省运河宿迁港产业园管委会工作人员:地还在,还没建。

记者:有说什么时候建吗?

江苏省运河宿迁港产业园管委会工作人员:基本上不可能了。

记者:为什么?

江苏省运河宿迁港产业园管委会工作人员:企业投资行为,你还能说为什么,项目早就没动静了。一年多了,一点都没动还是空地。

据东旭光电公告,运河宿迁港产业园内约1300亩的工业集中用地作为项目用地,将建设年产5000辆新能源客车生产线和年产50000辆新能源物流专用车生产线,并为项目发展预留1000亩作为发展备用地。宿迁的新能源车项目就是为了配套拓展上海申龙客车的生产能力。2017年东旭光电交易作价30亿元收购上海申龙客车,开始进入新能源汽车产业。

裴蕾 记者:我所在的位置是上海市闵行区华宁路,身后正是上海申龙客车的所在地,它在2017年被东旭光电收购。我也是和对方进行了沟通,但是公司方面拒绝了我的采访,但是我在园区外观察到,园区内停着一排排未交付的新车,园区内有人员走动,大门有大量工作人员和车辆出入。

记者查阅东旭光电2019年半年报发现,新能源车业务的营业收入约6.5亿元,同比下降超三成,毛利率微降。记者多次拨打上海申龙客车的电话,但少有接通,并且多次被中途挂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东旭光电的募投项目多数进展缓慢。截至2018年12月31日,东旭光电尚余84亿元募集资金未使用完毕。

上海金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汪蔚青:无论是定向增发还是发债,钱已经被这些公司拿到了,但是这些钱有没有真正地按照说募资时候所公布的公告或者是文件,去投向这些地方。另外一个最主要的所有的投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投进去,投资的目的是为了要产生效益,什么时候能够达到投产,能够生产产出才能够产生业绩,这是上市公司和所有投资者最关心的。

东旭光电账面资金近200亿却还不上36亿债务

2019年11月、12月,东旭光电因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,未能如期兑付共计35.95亿元的三个中期票据,而东旭光电的货币资金在今年9月末高达183亿元。为何东旭光电手握百亿货币资金却还不上36亿元左右的债务呢?东旭光电的财务存在什么特点?

2019年11月、12月,东旭光电未能如期兑付共计35.95亿元的三个中期票据,引发市场强烈关注。根据东旭光电财报,截至9月末,持有货币资金余额为183.16亿元。货币资金包括现金和银行存款,按道理是流动性极高的资产,可是为什么东旭光电却无法兑付近36亿的债券呢?深交所也发送了问询函,但东旭光电一直延期回复,称子公司和银行账户众多,短期段无法完成核查。

上海金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汪蔚青:市场上钱多的时候,你是能借到钱的,但是现在2018年下半年以后,各种各样的原因,金融资本市场上面融资也难了,同时从银行或者这种金融机构去借款其实难度也大了,只要一笔资金到期了,新的资金还没有借进来的情况下,它那根“藤”就断了,“藤”一断,其实体现出来现在这种这么高的货币资金存额看上去还不了债。

业内人士指出,东旭光电的财务上呈现出明显的大存大贷特点。大存大贷意味着明明账面上有钱,但是同时公司还在向银行大笔贷款借钱,还要付高额的利息费用。记者查阅财报发现,东旭光电2018年利息费用高达12亿,2019年前三季度利息费用近9亿。

财务专家 方烈:我们看东旭光电账面上,有接近200亿的货币资金,但是同时有超过200亿的有息负债。包含银行贷款和债券,就我的经验来看,这是属于典型的大存大贷,一般来说就这种情况,如果没有合理的理由来解释,对投资者来讲,一定要高度警惕。

再来看东旭光电的经营业务是否有持续“造血”能力,能否真正带来现金。东旭光电经营现金净流入在近几年连续下降,今年前三季度甚至仅为1.27亿元,占营收约1%。业内人士称,原因可能在于东旭光电的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都非常高。

财务专家 方烈:一方面你去买别人的时候,别人强势卖给别人的时候你收不到货款,这种情况,要么你的商业模式出了问题,要么可能就是里面有猫腻。

东旭光电12月10日复牌后接连三个跌停,当前股价在每股3.5元附近波动,与停牌前11月15日股价相比,累计下跌约30%。

对于东旭光电的“暴雷”,财经评论员侯杰认为市场等待东旭光电给出答案

如果不是因为三十亿的债券无法对付,东旭光电怎么看都是一家好公司。首先,现金流好,账面上还有183亿。第二,概念好,又是新能源汽车、又是石墨烯、又是光电显示、还有地产、5g。第三,资本市场上频频定增、并购,定增280亿、并购40起。

可一个炸雷把东旭光电打回了原形。通过记者调查和专家分析,发现了东旭光电的很多问题,大存大贷、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过多、开发两年的产业园还是一片荒地等。

我想问的是,首先,从东旭光电2013年的定向增发开始,至今已经有六年了,为什么直到现在问题才暴露出来?在监管上,我们一直强调的穿透式监管和过程中监管是不是存在着漏洞和缺失?

第二,11月20日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,东旭光电的回复是“在抓紧统计,尚不能回复”如今又过了一个多月,还没回复,监管机构是否应该再次问询,统计到了什么程度?有没有时间表?如果一直统计不出来?又该怎么处理?

第三,从暴雷前的5块钱股价到现在3块4,投资者的损失又该由谁来买单?

这些问题,我希望监管层和上市公司能够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编辑:邹晓敏 李岩松

转载请注明央视财经






上一篇:湘物联与建行湖南省分行达成战略合作 共建“互联网 产业 物流 金融”生态圈
下一篇:复旦开了门课叫“似是而非”,火了